快速搭建你的Ruby On Rails环境

最近项目逼近,需要迅速搭建一个Ruby On Rails的环境,于是有了这篇Tutorial,主要以Mac平台为主。 在大部分的Unix based的操作系统都有Ruby的包,可以直接安装或者已经预装好了,这里要介绍一种比较容易管理的方法。使用RVM,Ruby Version Management,这样可以在一个系统下安装不同版本的Ruby,并且可以随时更改环境。

2010届北航离校床单窗帘文化展[怀念帝][转]

转来了今年夏天最火爆的图。北航2010届毕业生的床单文化展。传说的12楼,13楼的学弟学妹们疯狂了一把。想当年,床单文化始于我们毕业的那一年,正好是这届学弟学妹们入学的那一年2006年夏天。这就是创意,北航学子的创意真是独特独特啊。当年我们楼只有一两幅,而且没什么犀利的内容。今年可算是百花起放!仅供欣赏。

24小时华山

五岳归来不见山,华山归来不见岳 天下第一奇山,我终于有兴到了,6年的计划。又是今天空闲着,翻出两个月前本该发的文章。没有什么文字,全是图。全部都是Canon 400D拍的,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能把单反机照出卡片机的效果,而把卡片机照出还是卡片的效果。

三十而立 or 四十而立

连续唱完35首歌。把电脑拿出来给iPhone充电,发现这个KTV里面还能上网。于是翻出了这篇10年2月份写了一个开头的文章,继续: 过去十八岁/没戴表/不过有时间 够我没有后顾/野性/贪玩 霎眼廿七岁/时日无多/方不敢偷懒 宏愿纵未了/奋斗总不太晚 本文讨论是80%的八零后们,那些富二代,或者是成功人士的八零后不在讨论范围内,但是也欢迎拍砖。 2010年是八零后第一拨人迈入30岁的一年。孔老二说过:“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”,到了这个而立之年,八零后的我们都立了些什么起来呢?也许这个“伟大”思想家也许没有预料到2000多年后的中国的三十岁的男人们,过得是如此艰难。“疑惑,不安,怀旧”这三个标签可以大部分的说明八零后这一代的问题。

我的下一个黄金十年

2000 十年前的今天,我刚好高一暑假。我的目标很简单,想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今日的北航。 为这个目标,我也算努力,人笨点,多花点时间,也是能得到一些回报的。 2001 九年前,在我刚上高三的第一个月,我的生日那天,我敬爱的外婆离我而去。 她从小带我到大,可以说比我妈妈还关心我。 癌症,这个到如今人类无法攻克的难题。 2002 高考终于来到,我也侥幸通过。加十分就过了录取线,去掉那十分,我就是个落榜生。 这都是我外婆在天堂里保佑我。

新MacBook Pro升级,也许又是过渡产品

五年前的这个月,苹果发布了OSX中最具革命性的版本,10.4 Tiger,这为四年前的1月的重要转型奠定了基础。 十年前,我就看上了Mac OS,那个时候还是9系统流行的时代。八年前,我深深的被Mac OSX的图形界面吸引了。 五年前,我买了我的第一台Mac,PowerBook G4 15′ 具体出厂型号不记得了,但是这个不是最高配,当时价格是19xxx,想当贵。当时的水货渠道让人很不放心,嘿嘿,不敢买。 PowerBook G4很NB,当时的配置还是G4 1.5GHz的,内存只有512MB,显卡是ATI 9700 64MB的,可怜的小硬盘只有80GB,当时来说已经足够大了,同时代的PC的标配硬盘只有40GB,而且还是4200转的,PB怎么也配备了一个当时的高速硬盘(5400转),而且声音及其小,几乎听不到。晚上的宿舍里,总是能听到同学的各种PC的硬盘声,我总能自豪的看着黄片,却是无声无息 :-p。 可惜,我的PowerBook在一个月的时候夭折了。有一天我早晨起来开电脑,发现在现白灰色背景 plus 黑灰色小苹果 plus 菊花后,就蓝屏进不了系统了。使用了各种方法,当时对于Mac的熟悉程度还很低,我估计那个时候使用的方法不怎么样。于是打了400服务电话,最后一致通过,我需要拿着PowerBook和发票去苹果的专业维修站(具体破名字不记得了,反正是在国贸那儿)去检测。当时那个不情愿啊,刚刚买回的东西,就要被拆开了,心疼。经过拆机几天后,人家打电话告诉我,主板坏了,要换一个新的,于是我的主板在一个月的时候就寿终正寝了。由于那是没有三里屯,那帮工程师的水平我也不好评价,不知道为啥,他们在装载新主板的时候没有更新我的序列号,导致我的System

1 2 3 4 5